Professional website 专业建站
新闻详情

“硬件+App”创业一窝蜂:工艺、适配一样不能少

浏览数:83 

锐智科技收集自网络

2014-01-20 14:10:07 来源: 网易科技报道 有0人参与
分享到

文/王一粟

移动互联网给传统硬件带来了新的生机——“智能硬件”的概念一夜之间火了起来,“硬件+App”模式的项目也都如雨后春笋般的都冒了出来。比如,血糖仪、体重秤、血压计、运动手环等等,都搭配一个手机App。

此类的硬件一般是用来测量人体的某个身体指标,而App则用来记录和处理这些数据。

本文以智能血糖仪“糖护士”为例,观察移动互联网给传统硬件领域带来了哪些新鲜和不同,以及“硬件+App”的模式是否能走得通,遇到了哪些门槛和挑战。

“硬件+App”样本——糖护士

糖尿病人的血糖值需要每天测量,连续记录,最后每个周期整理成曲线给医生作为判断标准。

在传统的方式中,糖尿病人只能手动记录并且自己画曲线,很多病人感觉操作麻烦而放弃了这项工作,这当然不利于病情的控制。于是“智能硬件”发现了这一点,糖护士不光做了一个类似于拉卡拉的血糖仪,还做了一款适配的App。这样,在糖尿病人测量完毕后,App就自动记录,并整理成曲线,还可以邮件给自己的医生作为远程医疗的诊断依据。

同样,对于有减肥需求的人来说,智能体重秤就可以每天记录和监控体重,同时为你提出相应的减肥方案。

也就是说,“硬件+App”的智能硬件,是在数据处理端做了优化和进步,将传统硬件接入了互联网。

相比较传统的血糖仪,糖护士的特点有4个:

1.远程分享和问诊。数据可以随时邮件给家人和医生,还可以分享到微博和朋友圈等社交工具中。

2.免去收集整理的麻烦,传统血糖仪只能自动记录300条信息。而在手机App上,没有数据上限,还可以自动生成血糖曲线。

3.体积小巧,外观很像拉卡拉。也和拉卡拉一样,利用3.5mm的音频口来传输数据。

4.App中内置社区,可以和病友讨论病情,分享好的控糖经验。

做创业,最怕的就是被人抄袭。那么,糖护士的市场门槛在哪儿?

1.与血压计、体重秤不同,血糖仪相对来说生化技术较高,国内只有5—6家较大规模的血糖仪厂商。糖护士就是和三诺生物传感股份有限公司合作,实际来说,糖护士并不自己生产硬件,而是主要做软件开发、适配和运营。

2.整合产业链的能力和资源。这个主要看创始人或者创始团队的背景。

3.音频口接入血糖仪的专利,可以理解为技术优势;

4.医疗器械许可证。做血糖仪等医疗器械,都需要取得相应的许可证,这也是糖护士与三诺合作的优势所在。

综合来看,糖护士的门槛主要在硬件而非软件。糖护士总经理李承志认为,现在的智能硬件95%是继承传统硬件,5%是创新,现在只能称为改进阶段,而不是颠覆。但这种硬件和软件结合的“产品一体化”的模式,一定是未来发展的方向。

另外,糖护士现在已经获得了创新工场和三诺的投资,其中创新工场占12%的股份,三诺占8% 。在资本的起点上,糖护士在同领域内算是跑得比较快的了。

短期内,盈利只能靠硬件

对糖护士来说,短期内(两三年内)的盈利模式主要分为两种,第一是硬件,不过利润非常薄,由于软件的开发成本等等,利润低于普通的血糖仪;第二,则是耗材(血糖仪都需要试纸,并且一种仪器智能匹配一种试纸),血糖仪虽是一锤子买卖,但试纸却得不断购买。这也使得智能血糖仪的盈利空间大于其他的智能硬件。

而长期来看,李承志认为他们能从数据挖掘中获得一些利润,比如精准广告等等,但他坦言,对于这部分现在确实思路还不清晰。

笔者注意到,不少智能硬件厂商都喜欢把大数据作为他们谈论的最后噱头,“等到大数据积累到一定的程度,就能怎样怎样….”,这是他们特别喜欢说的一类话,也把这个归类到“互联网思维”。

不过,离智能硬件做“大数据”的时代,恐怕还很远。智能硬件现在面临的最关键的问题,还是生存的挑战。

第一,做一款好产品。做出真正颠覆性的产品、满足用户的需求、解决用户的痛点,才能生存。

第二,硬件铺货的速度远远小于软件,所以如何快速的占领市场,销售达到一定规模,是他们目前面对的最主要的问题。在这个过程当中,也是考验他们市场营销能力的时刻。

第三,在铺货量达到一定程度后,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做数据积累。

最后,才能考虑大数据具体能做什么,如何赚钱。

做硬件难,工艺、适配一样不能少

不少智能硬件的创业者(创客)在做了一段时间后都频繁跳票。其实不光是创业者,巨头也面临着同样的难题。苹果的智能手表在迟迟没有现身,360针对儿童研发的智能手环也在2013年12月份放了大家的鸽子。

从硬件制造来看,不管是血糖仪、胎语仪还是血压计,硬件的制造都需要与传统工厂合作打造。对于众多在互联网创业的人来说,软件是小case,但做硬件,特别是做高品质硬件,并没有那么容易。糖护士的血糖仪虽然是与三诺合作,但前后经历了6版的硬件,因为需要和不同安卓手机做适配。为了做适配,技术人员经常一天只能睡3、4个小时。


“胎语仪”快乐妈咪创始人陶建辉曾向网易科技介绍,“我们一个包装盒、打样就要至少5次才搞定。注塑的原材料,就换了至少十种才找到满意的质感。一根音频线,换了至少有8种,才选了现在的样子。电源部分的有源器件,分别来自国内外三个大的厂家,为了得到高低温下的稳定性,我们分别制作了各50套电路,放在冰箱里做低温测试才最后选定该器件的供货厂家。一张产品的照片,也是先后请多个专业摄影师拍摄。网站的设计,反反复复才最后定稿。”

不少智能硬件的创业者都感慨,做硬件难,工艺、体验、适配一样不能少。

2014年1月1日,是陶建辉离职创业整整一周年,介绍完产品后,他坐在沙发上仰望着下天花板说,“真希望这次创业能够成功。”

白鑫 本文来源:网易科技报道


website qrcode
咨询热线:
0513-87170293
15366358167
关注我们: